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李五月的博客

以文会友 以友辅仁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[原创] 俺们村的年轻人(一)  

2012-10-04 15:06:11|  分类: 随笔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眼下的北京城,别看高楼大厦紧着盖,地铁马路忙着修,其实那还是个大村落。看官不信,您就瞅着地图数数,是不是叫啥村、庄、河、沟、屯、里、门、坟的多。哈,那都是咱老北京的历史遗绪呀!

俺儿时就住在城北安定 门外一个叫“和平里”的村里,那时的城里城外就以安定门分界,和平里可是地道的荒郊野外呢!俺村家家门前都开有几畦小片荒,种点粮食、蔬菜啥的,鸡、鸭、 羊、狗满村里的跑。村里还有条小河沟穿过,那是俺们捉蜻蜓、逮青蛙的地方(现在叫啥“青年沟”了)。离村不远有个黄土城,那是俺们“攻城打仗”、“习武健 身”的地方(现在叫啥“元大都遗址公园”了)。周围的村庄也很多,像小黄庄、左家庄、西坝河、太阳宫啥的,现在仍然实有其名哪!

小时候常在一起玩的发 小里,有五个掰不开铁杆:华老伯、赤脚仙、兔贝贝、小马倌和俺,那可是青梅竹马、生死之交的朋友。记得小时候,俺们几个常凑到一块玩“拍三角”、“扇洋 画”、“打嘎嘎”、“推铁环”、“勾老条”、“放屁帘”(“屁帘”是一种最简单的风筝)的游戏。现在的年轻人肯定不玩这个了,也不知道俺说的都是些啥劳什 子,今俺就举个例子,他们一准没听说、没见过。

您知这“勾老条”是 啥?哎,这只有五、六十年代出生的小小子们知道。其实“老条”不是啥稀罕物,就是那杨树叶子的柄,绿生生的一小骨节。看官说了,这东西咋玩呀?嘿嘿,这里 面学问大啦!记得小时候俺最爱穿球鞋,那倒不是为了跑得快,而是为了在里面藏“宝”哪。啥宝?就是老条呀!俺找几根粗实的老条藏在鞋窠里,每天踩着它上下 学、四处跑。几天下来,那球鞋就捂味了,但俺死活不让爹妈洗,为的是给老条创造一个良好的“生存环境”。为了这,俺没少挨老爹的“弹奔儿”(用手指弹后脑 勺)和老娘的数叨,但咱就是宁死不屈,非要保护“革命果实”不可。

终于,那些青绿翠生生 的叶柄,在俺臭烘烘球鞋的熏陶下,变成了黄里透黑的颜色。这时,俺会小心翼翼地将它们从鞋窠里取出,双手捏住老条中间的一小段,慢慢地上下揉搓,直到将它 的表皮搓落,露出了里面丝麻般的筋骨。然后,俺就兴冲冲去找小哥们比赛了。其他小小子也都是如此炮制的老条,俺们每人拿出一根,两两相对将老条的筋与筋勾 住,眼对眼、憋着气用力向怀里拉,看谁将对方的老条勾断就是胜利者。每当俺得胜的时候,总是炫耀地高举起黑黝黝的老条,就像举着“神笔马良”的画笔,小脸 儿涨得通红,内心充满了幸福的喜悦,什么老爹的“弹奔儿”早忘到脑奔儿后去啦!

后来俺长大了,还是爱穿球鞋(现在叫旅游鞋了),也常常是几天不洗。现在轮到俺婆姨数落了,“去,把你那臭鞋、臭脚洗洗!”俺嘿嘿笑着,打趣地说“洗啥,俺是汗脚,那说明新陈代谢快、身体健康嘛!”——其实她哪儿知道,这可是俺的 “优良传统”呢!

一晃眼,俺们几个发小都长大了,现今都五十岁上下了,居然还没一个下岗的,仍在不同的岗位上担当重任。但每逢这几个一聚齐,只要侃上山唠起嗑,那还是嬉皮笑脸、没大没小的,就像是风习不改的老顽童,谁也不把谁往好人堆里搁。

先说这华老伯,姓“华”名里有个“博”字,因长得慈眉善目、一脸的忠厚相,故被戏称为“华老伯”。面相忠厚也就罢了,偏偏这几位女同胞不服气,硬说人家是“外表忠厚,内藏奸诈”。每逢这时,华老伯都是嘿嘿一乐,既不认可,也不辩解,就给你一龇牙!

关于他的忠厚咱就不表了,今就说说他的“奸诈”。记得有次他来找我,说起一个朋友结婚了。俺一听,立马说道:“那咱一块去送份礼吧!”他笑着说,“行,你看着办吧”。于是俺花了百十来块钱(那时我每月才挣380大 毛),买了份礼与华老伯一块去朋友家,路上他将一半的礼钱给了我。到了朋友家,俺说这是两个人的心意,那朋友一听就楞了,脱口对华言道:“咋还送,你不是 送过了吗?”俺一听也傻了眼,眼光向华老伯瞄去,只见他用余光扫了俺一眼,装作啥也没看见,旁顾左右而言它……各位看官,您说这厮有多“奸诈”!

还有一次俺到他家去 耍,那时他家刚装修完,俺知趣地进门换上拖鞋,与他一同向屋里走。到了客厅,俺想也没想一脚就跨上了地毯,华老伯稍作迟疑,也跟俺一块踩了上去。不一会 儿,华的小娘子前来送茶,只见她走到地毯边,去掉拖鞋走到我们面前。俺一见,脸霎时红了,咋穿鞋上了人家的地毯?华兄咋不告俺一声,也跟俺一同上了自家的 地毯?再细一想,噢,他是怕我难堪呀!俺抬头望着他,嘿嘿!还是那付温良的敦厚相,心里的小九九愣是不给你道破,您说这小子有多狡猾!

第二位,咱说说赤脚 仙。关于她的故事,俺在前面发的一篇小文里(见《“赤脚大仙”的传统》)已作了介绍,这里再稍作补充。这位大仙也是一个“角儿”,大学毕业后分到一家国营 工厂当工程师,前些年时兴第二职业的时候,她居然在每天上班前,在和平里地皮上支了个小摊,叫卖自家做的醪糟汤圆。据说生意还不错,因手艺地道、价钱公 道,还招徕了不少回头客。再后来这位干脆辞职下了海,如今都五十出头了还在一家公司当技术顾问,领着一帮二、三十岁的小青年在商海里扑腾。

就是这位大仙,一见了 华老伯就猛灌他酒,为的是让这哥们酒后吐露真言。她摇动着不烂之舌,循循善诱着,非让忠厚的老伯供认在农村时有没有个“小芳”?与小芳有没有个娃儿?是否 也造下了“孽债”?你甭说,这“奸诈”的老伯还真行,喝高了也死扛着,就是一个劲地嘿嘿笑,气得大仙没了招儿,上手就是一阵乱抓。哈哈,老伯也跟俺一样, 硬是宁死不屈!

后来,老伯悄悄地跟俺 说,那时在村里还真看上一个“小芳”,俏影儿白天黑里的在眼前打晃,心里想的不能,真想造个孽呀!可那时节思想封建呀,男女授受不亲呀,在村里足足呆了三 年,愣是没敢说上一句话!俺听了大笑,说:“咋地后悔了?没想抽自己个大嘴巴?!”老伯忠厚的脸上又是泛起一阵狡黠的笑。

第三位,咱说这兔贝 贝。她也是个叱咤风云的人物,小时候就与众不同,特别好抱打不平,遇到哪个坏小子欺负女生了,她敢冲上去与那家伙论理拼命。后来去了大草原,听说也敢与蒙 古族的后生们比试,看谁能把“生圪子”(未调教好的儿马)驯服了。看官一定以为这是个五大三粗的假小子吧,嘿嘿,您错啦,人家是书香门第、音乐世家,地道 的宅门淑女哪!

不信您接着往下听:有 回俺与华老伯去找她玩,那正是“十亿人民九亿商”的年代,人人都跟着了魔似地倒车皮、卖盘条。俺俩到她家落座不久,还没“世说新语”呢,性情直爽、活泼的 她,就给俺们放开了录制的音乐。这一听,可把俺们唬住了,那曲调就像天籁之音,飘飘然沁入了躁动的心田,让人竟有恍若隔世的感觉。细一打听,原来这是她们 演唱的宗教歌曲,让俺马上联想起希腊戏剧中的唱诗班。她每周两次去参加一个合唱团的活动,终年乐此不疲。事后,俺与华老伯互发感慨,“看,这也是经济大潮 中的人物!”

现在的兔贝贝,正在从事着全国美育工作,还在网络上开了片自留地,名曰“美育研究室”,看官没事时可到那边溜达溜达。

第四位,轮到说小马倌。这也是个女娃,在俺们几个当中年龄最小,因姓马而得名。记得小时候,俺们在冬天“放屁帘”的时候,哥几个前边跑,她两手冻得通红,趿拉着鞋在后边追, 边追边喊“哥,哥,等等俺……”有时追不上了还会哇哇大哭,那真是鼻涕一把泪一把。

就是这个丑小鸭,现在可出落成白天鹅了,脸上哪还有啥鼻涕泪呀,全是些俺说不上名字的膏、水,加上年轻漂亮活泼,惹得一群蜂、蝶在后面紧追。可这事儿也怪了,她硬是谁都不愿理,就与俺们几个最亲,跟着几个“老梆子”一块耍,赶都赶不走!

有次俺们一起去京郊的农家院,她操起一口不知哪学的唐山话,把个农家生活描绘得美好无比,现有华老伯的摄像为证。说实在的,她拿捏的那腔调、板眼,真个十分地道,一点也不比赵丽蓉差。赶明儿谁去跟央视的春晚导演说说,选她上台一准是个好角儿,巩汉林也不会总唱单弦啦!

   最后说说俺,小时候俺是那种“五分加绵羊”的学生,生性也是敦厚木纳。有一次,老母让俺去给外地的舅舅打长途电话,俺在邮局填好了单等着叫,结果生生等了 六小时,直到老娘找来方才回去,就是不知道去柜台问问。长大了,虽说性格没咋变,可思想可起了大变化。再没有了绵羊的驯服,既不求进步发达仕途,也不人云 亦云作顺民,满脑子都是些奇谈怪论、歪理邪说。像啥独抒性灵、个性张扬呀,自由散淡、得大自在呀,放浪形骸、纵情山水呀,红娘传柬、张生跳墙呀,全是些乌七八糟的东西。

   由于俺口才欠佳,于是就专注于写,现在也是做着码字的营生。平常聊天的时候,俺多是在听,只偶尔露个峥嵘,说点惊四座的哏话。所以俺的特点是,说的不如写 的好,脑子比腿儿跑得快。不知咋的,只要一写起来,思维就特敏捷,俏皮话蹭蹭地往外冒,可一说起来,立马嘴角嗫嚅、味同了嚼蜡。

   哦对了,小时候俺还是童声合唱队的男领唱呢,唱过啥“花儿朵朵向太阳”,可如今呢,一不留神就哼起了酸曲“一对对野鸭一对对鹅,一对对毛花眼眼瞭哥哥。”看官您说,这人的变化咋这大呢?

好了,俺们村这五块料全抖落完了,您说他们凑到一起,那能不是台戏吗? 看官若还想听,下回俺就讲一出这五个人的大戏,那可是惊心动魄的“生死时速”哪!得,咱先打住,俺去后台“饮场”(喝水),您别换频道,听俺下回分解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52)| 评论(19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