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李五月的博客

以文会友 以友辅仁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[原创] 彝剧《疯娘》的文学与艺术特色  

2012-10-27 16:21:54|  分类: 剧评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    彝剧亦名“彝族山歌剧”,是在彝族民间文学、音乐、舞蹈、说唱等传统文化基础上,于民族节日、宗教祭祀及各种民俗活动中,并受花灯、滇剧等汉族戏曲的影响,而逐渐形成和发展起来的。彝剧正式诞生于20世纪50年代,流布于楚雄彝族自治州的楚雄、南华、姚安、大姚、永仁、禄劝、武定、禄丰、牟定、双柏等地区。1984年楚雄州组建了专业的州彝剧团,先后创作、演出了《篾独尼闹店》、《跳歌场上》、《马樱树下》、《双叩门》、《掌火人》、《慕勒祭爹》《铜鼓祭》、《咪依噜》、《臧金贵》、《疯娘》剧目,逐步奠定了剧种发展的基础。

    《疯娘》一剧,系由楚雄州民族艺术剧院编剧夏德金根据王恒绩纪实短篇小说《我的疯子娘》改编,州民族艺术剧院彝剧团演出。此剧自2006年在楚雄新(剧)节目调演中推出后便一举夺冠,并在第十一届滇中南民族艺术节展演中获一等奖。2007年剧团携该剧赴山西大同参加第一届全国少数民族戏剧会演,又荣获了剧目金奖和导演、编舞、舞美、灯光、道具、音乐、表演 7个单项优秀奖。 

故事讲述上世纪70年代,一个孤苦伶仃的疯女人流落到一个偏僻的彝族小山村。彝族残疾青年瓦苦与母亲相依为命,因家境贫困一直没有婚娶。为传宗接代、延续香火,瓦苦之母决定收留疯女人与儿子成婚。婚后二人生下一子阿石,疯娘以超常的母爱对儿子呵护有加,却因瓦苦母的一句戏言离家寻子。整整十一年,疯娘为寻儿苦苦奔波,经历了人间生死离别的无尽苦难。后母子重逢,疯娘忍屈受辱对儿子倍加关爱,后因为儿子摘取仙人桃而命丧悬崖。阿石怀抱母亲的躯体,终于发出了撕心裂肤的呼声“阿妈呀”!而这第一声“妈”的呼喊,苦命的阿妈却再也无法听到了……剧作以一个疯女人对亲子的真挚母爱,乃至为儿子不惜付出宝贵生命的感人故事为背景,成功塑造了一个半疯半傻而又充满了伟大母爱的“疯娘”形象。

世间最伟大、无私的爱就是母爱,它是伟大与平凡的统一体。《疯娘》一剧书写的正是这种母爱,疯娘虽是一个疯子,但她却有着人世间所有母爱的共同特征——对亲子的无限牵挂与爱护;然而她又与一般的母亲不同,她是一个流落外乡、被别人用来传宗接代的疯女人,这里生命的卑微与崇高、痛苦与快乐交织在一起,揭示了一个残障人内心的灵魂挣扎和弱势群体的生活诉求。正是这一别样人物的艺术塑造,引发了人们深层次的思考及心灵的震憾。

此剧是一部表现疯人的作品,这在戏剧题材上首先是个突破,它以正常人的视角,展示对非正常人精神世界的关爱,因而具有艺术的独特性。剧作没有停留在故事的表面,疯娘也没有豪言壮语、丰功伟绩,但由于注重了对人性的深度开掘,着力描述主人公复杂而特殊的心路历程,因而给观众以艺术感染力和穿透力。剧中有一首感人至深的歌曲《阿妈的眼睛珠》,可视为这伟大母爱的真实写照:阿妈的眼睛珠,阿妈的小星星。阿妈的小心肝,阿妈的心头肉。阿妈想你在梦里,阿妈爱你在心里……”,这段质朴的彝族歌谣唱出了疯娘如阳光般炽热、如山泉般清醇的母爱,随着这轻柔的歌声,温情的母爱穿透了人们的心底,感动着每一个人。

彝剧《疯娘》内涵深刻、手法新颖,全剧结构集中、洗练、流畅。疯娘在剧中的首次登场,是以手持马缨花、唱着民歌出现的。她在歌中唱道:“山上有棵麻栗树,树上有个喜鹊窝,喜鹊飞来下个蛋,小鸟长大要飞了。罗哩罗哩罗哩罗,飞来飞去不忘窝”。这首歌既体现了彝族山歌的民风特色,又展现出疯娘半疯半傻的性格特征。不仅如此,这首歌还被作为全剧的主题歌,开篇与收尾都用它来点画,从而保证了结构的完整和的情境的意蕴。

《疯娘》在保持故事完整性、戏剧艺术性的同时,充分发挥了彝剧载歌载舞的特点,演出集彝族歌舞、说唱为一体,那优美的彝族舞蹈、委婉的彝腔曲调、绚丽的彝族服饰,伴随着跌宕起伏的剧情,将浓浓的彝族风情呈现在观众面前。因此《疯娘》不仅是一个感人的故事,而且还以彝族生活片断描画出一幅彝族风情的画卷。

    彝族的历史文化博大精深民风民俗丰姿多彩。其先民不仅遗留下丰富的文化遗产,而且还传袭下许多各具特色的民族节日和民俗风习。彝族的节日很多,如火把节、插花节、赛装节、杨梅节、三月会、赶秋街等。其中火把节是彝族最为盛大的传统节日,于每年夏历六月二十至二十六日举行。届时,人们手持火把以火除祟、祝福,占卜庄稼的收成,祭祀祖先和神灵,举行歌舞、体育活动。《疯娘》的开场,展现的即是这一场景。彝族青年在热烈的音乐中跳着欢快的舞蹈,火把节场景的运用,使大幕开启之际就凸现出剧种的民族特色。在婚礼一场戏中,瓦苦背着疯娘出场,展现的又是彝族的婚俗背新娘。彝族在举行婚礼时有许多有趣的习俗,如姑娘出嫁时要唱“哭嫁歌”,新郎到女家迎亲时要通过泼喜水、打脚杆、爬油杆等道关卡。彝族人认为新娘出嫁时,双脚是不能落地的,否者会给婆家带来灾难,因此也就有了背新娘的习俗。瓦苦背新娘后,几个彝族男青年上场,头顶木制托盘表演热情奔放的跳菜,即舞蹈着上菜。跳菜是彝族地区一种独特的上菜形式,它是宴宾时的最高礼仪,是音乐、舞蹈与杂技相结合的传统饮食文化。而在疯娘死去的时候,人们所跳的舞蹈又是彝人在葬礼上所跳的舞蹈——“丧舞,这是彝族丧葬礼俗之一。

《疯娘》一剧,不仅展现了彝族的民情风貌,而且通过独具特色的彝族音乐、舞蹈,使之与剧情紧密地结合起来。这种结合,不是机械的相加,而是有机的融合,成为推动剧情发展、营造特定环境、塑造典型人物的重要手段。彝剧的表演长于歌舞,艺术风格自然质朴、粗犷奔放,具有浓郁的民族特色和山野风情。《疯娘》剧中有多个精彩的歌舞片段,除开场的火把节歌舞、婚礼的跳菜歌舞外、尤其瓦苦思念疯娘时所跳的小三弦歌舞更为出色。疯娘走失后,瓦苦十分悲伤,在一轮明月的映照下,他忧伤地弹着小三弦,跳着彝族跌脚舞,唱着“想你想你真想你……哪日才能见到你”的心曲。演员边跳边唱、边歌边舞,爱随歌起、情随舞动,真切表达了恋人离别后的愁苦思念之情。在音乐表现上,剧中除以彝族民间音乐[爱调][恨调]作为主旋律外,还时常穿插有彝族的民歌小曲,如[梅葛调]、[阿噻调]、[放羊调]等,具有渲染气氛、抒发情感的艺术功效,特别是彝族姑娘的无伴奏民歌清唱,更给人以自然、清新的审美感受。此外,《疯》剧的舞美也很有创意,剧中多次运用一幅巨大的彝族“四方八虎图”作为背景,色调为黑、红二色,图案简洁明快,体现了彝族“崇虎尚黑”,以虎为图腾、以黑色为时尚的民族风格在服装设计上,人物穿戴的胸襟、背肩、头巾、衣襟、坎肩、袖口都用红、金、紫、绿等色丝线挑绣上花纹图案,充分体现了彝族服饰挑花刺绣的特点。

《疯娘》的舞台调度,更是匠心独运。全剧连贯紧凑、转换自然,每一场次与场次间的转换衔接,如行云流水般流畅,给人一种一气呵成、天衣无缝的感觉。如从婚礼孩子出生之间场次的转换,是用一块巨大的红布做了巧妙的连接。在婚礼中,红布时而翻作巨大的背景,映衬着瓦苦与疯娘的舞蹈造型;时而又构架成温馨的洞房,象征着甜蜜、火红的生活。而后红布上下飞舞,婴儿在啼哭声中降生,直至红布落下,瓦苦母手抱婴儿出现。在这里,红布巧妙地变作了场与场衔接的道具。再有疯娘梦幻一场,当瓦苦在硕大的月亮背景前独跳小三弦舞后,立即转入了大雪纷飞的场景。此时,疯娘头发凌乱、衣裳褴褛卧在雪地上,后又于梦幻中跳起了抚爱幼子的抒情舞蹈。明月与飞雪这两个不同场景之间的转换,只用了一个切光处理就予完成,但景物的对比却十分鲜明、转换更是自然流畅,极具视觉的冲击力与震撼力。

《疯娘》一剧的表演朴实无华,演员的动作、语言没有过多的修饰。如扮演瓦苦母的李光秀,凭借多年的舞台实践经验,情感流露自然而不做作,娴熟地塑造了一位既威严又慈善的彝族老人形象疯娘的扮演者高燕,创造性地运用了哑剧的表演技巧,根据人物的性格特征,从生活中提炼疯人的常态,通过艺术再创造,用既夸张又失态的动作进行人体造型,成功塑造了疯娘这一具有相当表现难度的特殊人物。

当然,《疯娘》一剧也还有许多不完善的地方,如在情节设置、矛盾处理以及演员表演、音乐表现等方面,都还有修改加工的余地;但瑕不掩瑜,彝剧作为比较年轻且没有优厚戏剧传统的新兴小剧种,现在能够搬演这样一部大戏,并在舞台艺术上取得了优异的成绩,确实是难能可贵的。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147)| 评论(14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