注册 登录  
 加关注
   显示下一条  |  关闭
温馨提示!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,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,请重新绑定!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》  |  关闭

李五月的博客

以文会友 以友辅仁

 
 
 

日志

 
 

[原创] 青海行散记(五)  

2012-10-19 11:00:33|  分类: 青海印象 |  标签: |举报 |字号 订阅

  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  |

1117,行程第五天。

 

        上午10点多钟,我们一行在县文化局长、文化馆长的陪同下,来到了距镇子不远的江什加村。演员们已在村口等候,大都是二、三十岁上下的年轻人。几个藏族小伙长得很帅,身体强健、脸膛黑紫、鼻直口阔,浓眉大眼,有的还留有一头齐肩长发,给人以土著居民的感觉;姑娘们脸上都挂着“高山红”,也显示出健美的姿色。由于他们是为我们专场演出,我们便拿出1000元钱劳务费以示感谢,演员们显得很高兴,兴冲冲开始化妆做着准备。

 

青海行散记(五) - 五月 - 李五月的博客
 

        演出将在老艺人李先加的院子里举行,演员们在东廊下围上幕布作为背景,道具散放在北房前的地上,南厢的一个耳房权作了化装间,人们可以坐在西廊下观看。此时我们在屋内对李先加进行采访,他今年66岁,原是甘肃拉布楞寺的僧人,1958年还俗回到家乡,并将寺院藏戏带到了民间,建起了这个民间藏戏演出队,常年坚持业余演出。目前演剧队有20多人,剧目、表演都由老戏师口传身授,多在节令假日及宗教活动中演出,草台广场即是他们的舞台。

 

青海行散记(五) - 五月 - 李五月的博客
 

 青海行散记(五) - 五月 - 李五月的博客

   

      演出开始了,剧团先后为我们演出了《格萨尔王》、《智美更登》两个剧目的片断。虽然他们的表演技巧显得有些粗糙,但演员们都很投入,嗓音也很圆润,尤其两个小演员的唱腔更是清脆动人。我与所长轮流摄像、拍照,捕捉着精彩的瞬间;陈老师因早与司机小康打得火热,就让小康帮着摄像,而她自己则架着两部相机拍起片子来。

 

青海行散记(五) - 五月 - 李五月的博客
 

 青海行散记(五) - 五月 - 李五月的博客

   
青海行散记(五) - 五月 - 李五月的博客
 

 

        演出进行当中,天上下起了雪花,院子里很快变得冰冷刺骨,演员们坚持着演出,我们也坚持着拍摄,直到下午2点钟方告结束。此时的我们几乎冻僵了,立刻跑到屋子里烤火取暖。殷勤的女主人送上了热腾腾的奶茶,又端上来两大盆刚出锅的羊肉(县文化局买的羊肉请藏民代煮)和几盘蒸馍。那羊肉是开头锅水就捞出来的,据说这种做法肉最好吃。我拿起一块半尺多长的羊排,用藏刀将肉横向切成小段,也顾不得啥斯文相了,抓着羊排就啃起来。哇,好香!羊油顺着口边流下,一滴滴落在地板上,那羊肉里还浸着血丝,肉似乎也有点嚼不烂,但此时俺已不能多想,就一伸脖囫囵吞了下去。哈!大家围坐在火炉四周,又将凉馍烤在火炉上,手抓羊肉就烤馍,那真是别有风味滴!咋,看俺没吃相?嘿嘿,咱比那饮血茹毛的野人强多啦!

        中午吃够了羊肉,偏偏晚上又是个羊肉饭局。黄南藏族自治州歌舞团(又名青海省藏剧团)的团长听说我们来临,特意设宴款待。那团长与我曾一同开过两次会,也算是老相识了。他原来也是个僧人,后还俗参加了歌舞团,做过舞蹈演员、音乐设计、导演、编剧,为黄南藏戏走出山沟做出了很大贡献,是个十分称职的团长。不到黄南,哪能想象如此穷乡僻壤的大山里,竟能走出个藏家汉子,并使黄南藏戏的名字响彻全国,因此我对他怀有深深的敬意。他依照藏族的礼仪,一一为我们献哈达、敬酒。酒过半巡,一位在座的歌舞团演员还即兴唱起了藏歌,随后又为我们讲起了出外演出的一些趣事。这里不妨择录一二,以博诸位一笑:

        一次在北京演出,两个老演员结伴上街,横穿马路时突然一辆汽车擦身而过,把他们吓了一跳,其中一位嘴里不满地嘟囔着, “讨厌,嘀嘀也不打!”走了一段路,有个的哥迎上来问:“先生,您打的吗?”这二位一头雾水,连连摆手道:“不的!不的!”

        还有一位演员在香港演出时,被路人问道:“先生,您是从大陆来的吗?”那位听了,头摇得像拨浪鼓,急忙分辨说:“不是,不是,我是从中国来的。”

        愉快的晚宴结束后,我们开车回宾馆,天上仍在下着雪,地面上结了一层坚硬的积雪层,车子行在上面,明显感到轱辘在打滑。我们开始有些担心,后天就要回京了,这可咋翻过那三千多米的高山呢?!陈老师担忧地说:“愿老天爷保佑……”俺大概也是多少喝了点酒,随声插嘴道,“那就不求同日生了……”小曹一听,大声尖叫起来:“李老师……罚款!”我说后也感到失言,咋能说这不吉利的话呢?司机师傅听了要忌讳的!以前俺也犯过类似毛病,有时不加思考脱口说出一些话,说完就想抽自己的嘴巴!但不知咋的,就是老犯错误,还老不改正,哎,没治了!如今这话已说出,泼外的水是收不回来了,俺只好连忙默默念颂着“唵嘛呢叭咪吽……

  评论这张
 
阅读(83)| 评论(11)
推荐

历史上的今天

在LOFTER的更多文章

评论

<#--最新日志,群博日志--> <#--推荐日志--> <#--引用记录--> <#--博主推荐--> <#--随机阅读--> <#--首页推荐--> <#--历史上的今天--> <#--被推荐日志--> <#--上一篇,下一篇--> <#-- 热度 --> <#-- 网易新闻广告 --> <#--右边模块结构--> <#--评论模块结构--> <#--引用模块结构--> <#--博主发起的投票-->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 

页脚

网易公司版权所有 ©1997-2017